【记忆三苏园】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但愿人长久音乐:王菲 - 菲靡靡之音

(一)和东坡大叔的美丽遇见

今天我们从明月几时有这首音乐聊起,这是苏轼写给弟弟苏辙的【水调歌头】。他的背景是这样的,在煕宁九年(1076年)中秋节的晚上,苏轼与弟弟苏辙分别七年而不能相聚,他非常想念自己的弟弟苏辙,面对一轮明月,写下了这首词。最后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也成了千古绝唱——希望人们都能够健康常在,即使相隔千里,也能共享一轮明月。

喜欢他的朋友都知道,他不仅仅是一个文学家,他在书法、绘画、建筑、水利、哲学、养生、美食、医理等各方面都有研究,是当之无愧的全才,在三苏纪念馆里有专门展厅展示他在这些方面的成就。国学大师林语堂先生曾经说过像苏东坡这样的人物,是人间不可无一,难能有二的。我们称他为中华五千年文明史上第一大才子一点都不为过。

在三苏园景区工作的六年多时光里,让我有机会更加全面的走近他、了解他。我们后人如此的推崇他,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一个旷世奇才,更因为他做官的官品和做人的人品都值得我们去学习,已然成为一种精神,一种文化值得我们去深思。他在朝堂之上为君王分忧,敢于直言,不畏权贵。出仕地方位高忧民,时时刻刻把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而不顾自己的安危。

熙宁七年(1074年),苏轼任密州(今山东诸城)知州,当地连续七年大旱,蝗虫泛滥。因灾情严重,百姓无法生存,许多人为了活命,无奈之下狠心丢弃自己的孩子。苏轼流着眼泪沿着城墙拾弃婴,救活弃儿数千人,而自己却过着曾杯酒之不设,揽草木以诳口的生活(《后杞菊赋》)。由于密州百姓生活艰苦,粮食紧缺,他亲自到城外挖野菜,吃野菜以诳口。苏轼心里装着百姓,他常叹息:民病何时休。他常自责,平生五千卷,一字不救饥。

因政见不同,他屡遭贬谪,身处逆境,却不屈服,能够淡然处之,并写下了一蓑烟雨任平生,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这是何等潇洒和豁达;对待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他重情重义,发出了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美好期盼。特别是对待自己的结发妻子王弗,一首十年生死两茫茫,让多少人感动流泪。在三苏园景区碑林里专门刻录的这块碑,全词如下: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夜记梦 》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苏轼在他的结发妻子王弗去世十年后的一天晚上,做梦梦到了自己的妻子,醒来之后十分伤感就写下了这首词,被誉为千古悼亡第一词。

这是东坡大叔所有诗词中我最钟爱的一首,每次带领游客参观碑林,我必定会在此碑前停留,我会打开手机里的配乐,在那一刻我仿佛已经穿越,我看到了东坡大叔在梦里遥望自己的爱妻,我看到了美丽聪慧的王弗在对镜梳妆,然阴阳相隔,有情人终不能相聚。每次朗诵都会忍不住潸然泪下,仿佛我已是那梦中之人。在我朗诵过程中,游客们都会走过来,静静的聆听,由衷的去感受东坡大叔那时的心境。一首结束后,他们常会说:小姑娘,这是我听过的最有感情的朗诵。而我知道,这是我遇上的最好的词,这是我投入的最真挚的情。

在他的老家四川王弗埋葬的地方,东坡大叔用三年时间亲手栽下了三万株松苗,至今长得郁郁葱葱。

他就是这样一位至真至诚至善的长者,所以我多次斗胆称他为大叔。你越是了解他,越想走近他,越是懂他。你会为他的命运起伏时喜时忧;你会为他的安危牵肠挂肚;你会为他乐观豁然开朗。他就是有这种独特的魅力,难怪会有人专门写了篇文章叫《来生便嫁苏东坡》,想想自己能在他的长眠之地工作六年,能够近距离的接触他,真是一件幸运和幸福的事情。

想起前段时间的一件小事情,和几个老同学在群里聊天,一个同学可能是无意的说了句你们那破地方能有什么好玩的之类的,我竟然情绪很激动,很生气的把人怼了一顿,我说你了解我们这的文化吗?你了解苏轼吗?不了解我给你讲,但请你不要乱说。现在想想自己真的可能过于较真了,同学也就是一句随口话,但是说心里话,我就是见不得别人说我们景区不好,说他不好,绝对不可以。可能,在我心里,景区已是我的家,家里有我可爱可敬的东坡大叔。

一路走来,我从游客眼中的小姑娘慢慢成长起来。工作之余,我喜欢一个人静静的行走在景区的小路上,观东坡竹随风摇曳,看东坡湖流水潺潺,闻苏坟夜雨奇观,听金娃迎宾回声。那一刻,再浮躁的心也会安静下来。在东坡大叔的塑像面前,望着他,想着他当年经历的起起伏伏,人生中的即使有些小插曲又能算的了什么。这六年多的工作经历,将成为我受用一生的财富,和东坡大叔的相识,注定是一次美丽的遇见。

2016年5月产后复出,给新入职的兄弟姐妹做岗前培训(此刻,请忽视我的大饼脸)

换下工装,以游客的身份领略三苏园的美

(二)致敬三苏园景区的兄弟姐妹

前几天看到三苏园景区的兄弟们自己开着拖拉机在景区开垦耕地种花海的消息,我突然就想到了千年之前东坡大叔被贬到黄州,他率领全家老小开垦耕地,自食其力,因耕地在东边的山坡上,所以他自号东坡居士,苏东坡这三个字开始响彻中国千年历史。千年之后,我们景区的兄弟们自己动手,开垦耕地30亩,为的是给他的长眠之地造一片花海,这种精神是何等的相似,这是东坡大叔精神的一种传承。作为曾经的三苏人,我真心感到骄傲。

作为三苏人,我们没有节假日,我们放弃了无数个和家人朋友相聚的时光,甚至是在每年合家团聚的除夕夜。我们离家并不远,我们也是别人的孩子,我们也是孩子的父母,可这是我们的使命,这是我们的工作。

我们的兄弟们自己动手修剪树枝、栽花、打草、垒墙、甚至修桥铺路,你所能想到的工种,他们全都可以干。所有的体力活他们干了、所有技术活他们学会了,这个不算专业的团队却干着极其专业的工作。在家里他们都是爸爸妈妈的宝贝,这些劳动工具的名字都叫不上来,可在这里他们都成了劳动能手。680亩的景区,他们的汗水撒过每一个角落,他们的足迹踏遍了每一寸土地。

我们的姐妹们在售票、在讲解,对游客的问询微笑面对,可曾知道对于少数游客的不理解、甚至谩骂她们心里有多委屈。作为曾经接待工作的一名主力,我深有体会,一天最多接待五次,一次平均一个半小时,一次来回路途近5里地,一天下来走二十多里地。无论是严寒的冬季,还是酷暑的夏季,这是我们的工作。我们常开玩笑说,想要好身材你得来三苏,想要小麦色皮肤,还得来三苏。我们用自己的行动演绎了从一个柔弱女孩到女汉子的华丽转变。

而这些,只是我们三苏人工作的一个缩影,这么多年他们都付出了太多太多。我们也曾经在一起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们能够在这个地方坚守下来的原因是什么?我们都沉默了一会,但最终我们都有一个坚定的答案:我们喜欢这个地方,我们迷恋这片热土,我们在这里付出青春,我们在这里收获成长,我们在做一件最有意义的工作,我们热爱我们的东坡大叔!

致敬依然工作在三苏园景区的兄弟姐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

    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