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尔维亚天选之子,仅仅三个月,武契奇为何能将民意惊天大逆转?

塞尔维亚天选之子,仅仅三个月,武契奇为何能将民意惊天大逆转?

当地时间3日晚23时左右,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在他领导的前进党总部向媒体宣布,他在首轮总统选举中胜出。他表示,在总统选举中,根据前进党的统计数据,他的得票率在59.9%到61%之间。

当地时间3日7时,2022年塞尔维亚总统、议会以及地方选举开始投票。根据塞方媒体报道,此次选举共有8名候选人参选总统,以及19个政党或党派联盟争夺议会的250个席位,可谓盛况空前

塞尔维亚天选之子,仅仅三个月,武契奇为何能将民意惊天大逆转?

塞尔维亚大选武契奇投票

据塞尔维亚媒体报道,现任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于2017年首次就职,根据塞尔维亚宪法规定,总统任期为5年,可连任一次,因此在政坛一直颇为活跃的武契奇早早就宣布自己志在连任。

而塞尔维亚民众对武契奇也确实最为青睐。武契奇的民意支持率接近60%,远超其他所有候选人,其领导的执政党塞尔维亚前进党也以约50%的支持率在所有参选党派中名列第一。

塞尔维亚法律规定,在首轮投票中获得超过50%选票的总统候选人将赢得选举,因此从这种支持率来看,武契奇连任早就是板上钉钉的事。

塞尔维亚天选之子,仅仅三个月,武契奇为何能将民意惊天大逆转?

武契奇

但有趣的是,仅仅在数月之前,塞尔维亚的在野党们似乎还有扭转局势的可能——

去年7月,武契奇政府宣布与澳洲矿业巨头力拓公司签署一份价值24亿枚美元的锂矿项目,旨在为欧洲日益兴隆的电动车产业提供优质锂电池。

按照力拓公司原本的预计,该矿满负荷运转时,预计每年可生产5.8万吨精加工电池级碳酸锂,足够为100万辆电动汽车提供锂电池,从而令塞尔维亚成为欧洲产量最大的锂矿生产国,并且还将为塞尔维亚提供至少2000个工作岗位。

但就是这样一个双赢的合作项目,却在宣布之后迅速受到塞尔维亚环保人士的抵制。再到去年12月份,反对党们也看到了这种抵制风潮的政治价值。在后者介入后,这场环保运动迅速脱离原有轨道,最终在去年12月底演变成一场数千塞尔维亚人走上街头抵制武契奇政府的政治事件。

顶不住压力的武契奇政府最终在今年1月21日宣布彻底放弃该矿业项目,而该事件也被视为这位强权总统政治生涯中罕见的重大失败。考虑到仅仅三个月后大选就将举行,当时的西方媒体普遍预测,武契奇的总统生涯或将到此为止。

结果现在武契奇的支持率反而来了个咸鱼大翻身,甚至在选举结果出来之前就没有任何悬念。仅仅三个月的时间内就有如此巨大的反差,塞尔维亚这个国家,到底发生了什么?

塞尔维亚天选之子,仅仅三个月,武契奇为何能将民意惊天大逆转?

锂矿抗议事件

要谈论这个话题,就必须涉及到一个关键名词——“大塞尔维亚主义”。

塞尔维亚位于欧洲东南部巴尔干半岛的中部地带,国土面积8.8万平方公里(含科索沃),人口718万,是一个典型的内陆小国。在历史上,当地人早在10世纪中叶就以“塞尔维亚”之名立国,直到15世纪末被奥斯曼帝国吞并。

奥斯曼帝国的伊斯兰统治一直维持超4个世纪。按照常理来说,如此漫长的时间足以令塞尔维亚人彻底伊斯兰化,但塞尔维亚在人种上属于南斯拉夫人,在奥斯曼帝国之前就已经皈依东正教,因此无论是人种上还是宗教上,塞尔维亚人与自己的统治者一直都是格格不入:在塞尔维亚人眼里,奥斯曼帝国就是一帮入侵者与该死的宗教异端。

所以当时间来到19世纪下半叶,奥斯曼帝国终于开始退出巴尔干半岛和塞尔维亚之时,在这种严重异教统治下坚持对抗超400年的塞尔维亚人也蜕变成了巴尔干半岛上最具有民族独立倾向的民族之一,而这种民族主义情节也在日后以“大塞尔维亚主义”的名号响彻整个欧洲大陆——通过刺杀奥匈帝国王储引发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那名刺客,就是一名狂热的“大塞尔维亚主义”者。

塞尔维亚天选之子,仅仅三个月,武契奇为何能将民意惊天大逆转?

萨拉热窝事件

所谓“大塞尔维亚主义”,指的就是塞尔维亚人期望在巴尔干半岛建立一个以塞尔维亚族为核心的多民族中央集权国家,但这种民族狂热也恰恰成为塞尔维亚近一百余年来各种悲剧的源头。

一战胜利后,跟随协约国取得胜利的塞尔维亚得以南斯拉夫王国之名统一巴尔干半岛大部,但却也因此招致其它少数民族,尤其是信奉天主教的克罗地亚人的严重不满。于是在二战期间,渴望脱离塞族统治的克罗地亚人主动投靠纳粹德国,与塞尔维亚人进行了极度血腥的互相仇杀,令两族建立起延续至今的世仇;

但由于二战后大国的地缘政治斗争,塞尔维亚人却不得不再次与包括仇敌克罗地亚人在内的周边数个民族一起组成“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然而问题在于,维持这个“南斯拉夫”团结的核心政治人物铁托是一个有着明确歧视塞尔维亚人倾向的克罗地亚人,而这个“南斯拉夫”的主体民族却是塞尔维亚人;

塞尔维亚天选之子,仅仅三个月,武契奇为何能将民意惊天大逆转?

铁托

结果就是,在漫长的冷战时代,塞族与克族的相互仇恨反而被进一步加深了,而相对的,“大塞尔维亚主义”在这一时期又一次得到塞尔维亚人的热捧,并最终成为在1991年导致南斯拉夫解体的核心因素之一。

但因“大塞尔维亚主义”而促成南斯拉夫解体的塞尔维亚人,却同样在“大塞尔维亚主义”的驱使下,意图在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的尸体上再一次组建一个以塞尔维亚人为核心的国家,也就是我们熟知的“南联盟”——“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

这种非常“大塞尔维亚主义”的做法自然招致其他早就渴望分家的少数民族的集体反对。尤其是与塞尔维亚人有着血海深仇的克罗地亚人坚决反对这一做法,公开出兵支持波黑脱离南斯拉夫独立建国。再加上信奉伊斯兰教的阿尔巴尼亚人引发的科索沃危机,巴尔干半岛再一次出现种族屠杀危机。

而塞尔维亚人的愤恨就在于,这时候西方世界却掺和了进来,并且是坚决站在克罗地亚等少数民族一边,以一场78天的连续大轰炸将“南联盟”活活炸到解体,令塞尔维亚人的“大塞尔维亚主义”之梦又一次彻底破碎。

塞尔维亚天选之子,仅仅三个月,武契奇为何能将民意惊天大逆转?

塞尔维亚国旗

理清团乱麻后,我们才能真正明白当代塞尔维亚社会在政治上的主旋律:一种席卷全民的高度的民族主义狂热,并且这种狂热是建立在同样狂热的反西方情绪之上。

也只有理解了塞尔维亚社会的这种主流政治倾向,我们也才能明白武契奇为何会受到塞尔维亚人的狂热追捧:

武契奇本身就是塞尔维亚族,其祖父在二战时代被克罗地亚人杀害;1998年,得到米洛舍维奇赏识的武契奇以28岁的年纪被破格提携为“南联盟”信息部部长,并在这个位置上亲身经历了北约对“南联盟”的狂轰滥炸,以及随后“南联盟”解体、科索沃独立等令塞族人伤心欲绝的历史事件。

毫无疑问,这番洗礼之后,“大塞尔维亚主义”思想和对西方的反感已经成功根植于武契奇的DNA中;在塞尔维亚人眼中,这个最“根正苗红”的武契奇也才是他们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重燃“大塞尔维亚”之梦的最大希望。

塞尔维亚天选之子,仅仅三个月,武契奇为何能将民意惊天大逆转?

武契奇

当然在经历这么多磨难之后,现在的塞尔维亚也并非全都是狂热的“大塞尔维亚主义”者,尤其在西方的物质诱惑下,不少塞尔维亚人早已发觉过日子才更重要,并因此心向西方,在去年年底以环保之名向武契奇政府发难的环保人士与反对党们就是这方面的典型代表。

然而武契奇和“大塞尔维亚主义”者的幸运就在于,仅仅一个月后,俄罗斯就发动了针对乌克兰的全面战争,而审时度势的武契奇迅速抓住机会,一方面以不跟随西方制裁俄罗斯的立场大大赢得了国内“大塞尔维亚主义”阵营和亲俄人士的好感;另一方面则宣布不会以任何形式介入俄乌战事——与之相反,以一切手段努力维护塞尔维亚在这个动荡时期的社会与经济稳定才是他的工作重点——从而同样赢得国内大部分普通民众的好感。

从这种政治智商来说,武契奇这个塞尔维亚人的“天选之子”能在三个月之内实现民意支持的惊天逆转,其实也早已是注定的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

    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